策展人黄笃介绍了关于《鲨鱼与人类》展览的一些情况,它很接近于“社会雕塑”,这是由约瑟夫•博伊斯首倡的概念。简而言之,社会雕塑是指艺术可以用来塑造社会。社会雕塑家就是使用语言、思想、行为和对象来创造社会结构的艺术家。

这就是贯穿在我们本次展览中的主要脉络。有些作品表现出鲨鱼的美丽和优雅,企图唤醒观众审美和欣赏的感觉,而另一些作品则表现屠杀鲨鱼的野蛮行径,努力激起公众的同情。所有这些都旨在代表鲨鱼维护权益。

上面的特写照片揭示了艺术如何发挥作用,两者的构思都很精巧,具有完全不同的构图,却有着相似的意图。那威作品“被挤压的鲨鱼”,其创作方法是将一管油漆倾洒在画布上,显示鲨鱼因其栖息地受限(挤压)、它们的数量不断减少而承受的巨大压力。相反,邹亮作品“游泳”则描绘了人类与鲨鱼之间的和谐与平衡——孩子们骑在大白鲨背上玩耍。邹亮的鲨鱼作品中还反映了各种海洋生物,展现鲨鱼为何是海洋生态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之一。

作品中的前者展示鲨鱼“目前的困境”,而后者表现了另一种选择——未来的可能性。这两部作品都旨在鼓励公众协助对鲨鱼的保护工作。与这些作品并列摆放的还有一些互动元素——比如“我对鲨鱼说”信息板,鼓励人们采取行动,应对这一日益紧迫的问题。

除此之外,艺术还具有跨越语言障碍进行沟通的能力。艺术是传达社会信息战略通道:它可以提高人们的认识,同时调整自己的情绪。它是鼓励维权行动的有效途径。艺术可以教育和启发思维。艺术可以把人们团结在一起,并鼓励他们改变社会。最终,艺术可以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分析问题,提示个人从不同角度作出反应,同时还能倡导共同的、全球性的目标。

莫斯科图片供稿1:Vladimir Klabukov